185 期  综 合
“三农”问题
将列入重要议程
21世纪经济报道  2003-10-11
本报记者 许圣如
北京报道

10月11日召开的十六届三中全会将要讨论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问题,这是新一代领导人经济工作思路的全面体现。消息人士称,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还将重点谈到“三农”问题。
10月1日到4日,胡锦涛在考察湖南期间就表示对“三农”问题十分关心。他强调要大力推进农业和农村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继续深化农村各项改革。
“三农”问题日益突出
“从今年的形势看,农民收入增幅及粮食增产不容观。”一位长期跟踪研究农村问题的专家告诉记者。
这位专家指出,中央新领导层之所以重视“三农”问题,因为“三农”问题十分严峻。这主要表现在农民收入徘徊不前甚至下降这是多年来的老问题和粮食减产这是近两年的新问题。
他介绍说,粮食减产自1999年就已开始,去年几经努力,恢复性增产了1个百分点。今年夏粮产量又减了240万吨。秋粮即将登场,因不少粮食主产区都有旱涝灾害,粮食总产能不能增产面临挑战。虽然中国有粮食储备可用,但连续四五年减产或不增产,粮食产销缺口已扩大到数以千万吨计,粮食安全将影响到经济安全大局。而农民种粮积极性下降,将影响到农村稳定的大局。这两个问题,恐怕会加重今年的“三农”问题。
此外,据国家统计局上半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农民人均收入增速同比回落了3~4个百分点。其主要原因是,农民已不能靠农业本身增收,外出务工是农民增收的主要因素,占增收总额的50%。今年上半年的SARS疫情使大量民工半年没有收入。疫情结束后进城又找不到工作,对农民增收有重要影响。
根据国家统计局初步预计,要实现年初确定的今年农民人均全年收入增长4%的目标任务非常艰巨。
而作为解决“三农”问题重要举措的税费改革,试点数据显示,试点地区农民减负率一般都在30%左右,初步遏制了农村乱收费、乱罚款和各种摊派。但是要进一步增加农民收入还要另蹊径。
专家认为,农村税费改革应从根本上理顺政府和农民的分配关系。农业税目前按照农业产值的8.4%交纳,而城市人均月收入800元(有的为1000元)以下是免税的。现行的农村税费制度只是一种过渡性的方案,从长远看,应统一城乡税制。借鉴国际上多数国家统一城乡税制的通行做法,废除专门对农民征收的各种农业税和乡统筹费、农村教育集资,将种田的农户视同个体工商户,征收增值税和个人所得税。
如何破解困局
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解决“三农”问题关键在于给农民全面国民待遇,他认为20多年的改革在消除城乡差别方面取得明显成效,但城乡二元体制尚未从根本上发生全面改变。
在城乡经济关系上,仍然存在某种程度的“剪刀差”,使农民处于不利地位,在城乡制度安排上,延续40年的户籍制度及农业税收制度等,仍然是城乡融合、统筹发展的严重障碍。他说,应该全面取消城乡分割的户籍制度,给农民以平等的公民权,要真正使农民工享受平等的劳动权益和就业机会,逐步解决农民的国民待遇问题。
经济学家陆学艺认为,解决“三农”问题关键在于加大对农业投入在财政总支出中的比重。加强农业基础设施建设,改善生态环境和生产条件,从根本上改变基础脆弱、后劲不足、抗灾能力下降的局面。
陆学艺还建议免除农业税、农业特产税和乡镇的统筹等费来解决“三农”问题,目前免除农业特产税在很多省市已经推广,明年起会在全国范围内实行。但是专家认为免除农业税还是要很多年以后才可能会实施,即便是农业特产税的免除,有些试点地方在具体执行上也是打了很大折扣的。
而基层政权干部以及中、小学教师的工资也是困扰农村的实际问题,农民负担过重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基层人员臃肿。目前各个县都将教师纳入到县的干部名册之中,由于每个县有三四千名教师,占了一个县干部的百分之七八十。
专家建议中、小学教师的工资应该由中央财政支付,专户管理。而一旦中小学教师不包括在县的干部名册中,县政府干部队伍的膨胀就容易察觉。民政部基层政权与社区建设司副司长詹成付在一份报告中明确提出,基层的“吃饭财政”对于“三农”问题的解决很不利。“一个乡镇都有近40人吃‘皇粮’,不得不倒逼农民多‘纳粮’了。”
目前,“安徽省就在进行试点工作,在一些县取消乡镇政权的财政权力,由县财政统收统支,这样减少一个环节,由过去5级缩减为4级。”一位财政系统的官员介绍。
 

[ 关闭窗口 ]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