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  期  财 富
  李兴浩“南华”胎动如意梦:“产业链银行”嫁接术
21世纪经济报道  2003-10-11
本报记者 朱平豆
南海报道

沸沸扬扬的5家民营银行问世方案,如昙花一现,还没让人看清面目便又沉入水中,让盼它真正面世的人们苦等了3个月。
有媒体报道说,民营银行面临搁浅,方案停滞,民营银行有可能只是中国几位金融学家鼓吹的一厢情愿。但从拟建中的“南华银行”第一大股东志高空调集团得来的消息,方案一天也没有停止过“活动”。
南华银行方案策划人、中山大学教授陆军称,审批报告正在进一步修改中,不日将提交银监会。而长城金融研究所所长徐滇庆也将于近日从加拿大飞赴北京,参加有关民营银行的会议。
民营银行“胎动期”
5家民营银行方案披露中,一不小心风头颇劲的却是事前毫不声张的志高空调董事长李兴浩。
近日,李兴浩的兴趣似乎已不在民营银行,才去越南考察、洽谈空调业务回来不几日,10月10日,又要召开全球志高空调供应商大会,在这个会上,他将把近日才宣布委任的志高集团总经理推向前台,而他更安心做董事长。
据陆军教授称,原来拿出来的民营银行方案,是交给专家组审核的,“具有一定的研究意义”,而要真正报批,则是必须在专家们建议基础上,重新做成完全符合中国相关法规,可以比较顺利得以通过的报批报告。而此报告“正在进一步修改之中”,因为这是一项并不简单的工作,因此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成。
志高集团财务总监胡正富向本报记者透露,南华银行方案在征求专家意见后,作了较大幅度的改动。其中最重要的改变是,为防止涉嫌“一股独大”,原先最为吸引眼球的志高集团占股50%作了大幅下调,修改后的方案是志高集团占股30%,仍然是第一大股东,留下的20%的股权由广东南海美思内衣公司、广州银达担保公司等数家公司“瓜分”。
胡正富还透露,专家论证会议以后,在我国大力推进金融创新、加快民营银行发展步伐已成为各界的共识,只是在以下两个问题上意见有分歧:一是在名称上,有的主张叫“民营银行”,有的主张叫“社区银行”;二是在方式上,有的主张新建,有的主张改造,即将目前的商业银行经重组改制而成民营银行。“包括南华银行在内的5家银行都按各自的理解对各自的方案作了修改。”据称,无论是新建,还是改造,民营银行都将是我国今后金融业发展的大趋势。
银行的恩怨情仇
李兴浩做银行,总给人突兀的感觉。李兴浩的许多言行也总先给人突兀的感觉。
这不仅是记者独自的感觉,许多与李兴浩有过接触的人,猛一与李照面,李的三言两语便把人愣住,或有点发懵。
比如,即使在距离志高集团仅20多公里的广州,人们对志高空调还比较陌生,但志高空调在国内却悄没声息地排名第5了。而李兴浩还会猛地对记者说:“志高空调要做世界第一。”但驱车在广东南海里水镇转一圈,李兴浩“画地为牢”地手一挥,这儿都是我公司的工业园,这一圈就有几千亩地,李兴浩正在实施的“世界第一”的计划是所有的空调零配件都自己生产。
现在李却突然冒出个银行第一大股东。
2000年前,李还没资格与银行打交道——李曾不止一次有点咬牙切齿地说,银行是个嫌贫爱富的家伙,你不发展到一定程度,它不会理你。所以,他也曾不止一次地在贷款失败面前咬牙切齿地说:一定要让银行来找我。
据胡正富介绍,李的银行情结,始于1996年,那是志高的“黑色1996”,港资合伙人撤资了,空调躺在仓库里售不出,现金流流不出现金了。急需现金的李找到银行,但没有一家理会他。在一般人眼里,志高死定了。
但志高硬是活转过来。李所依靠的,是他既往的诚信与灵机一动:对供应商,收到货后开3个月后的支票;对经销商,以接近成本的价格让经销商预付货款;等市场打开了,李再将零配件的价格降下来……
经此磨难,志高空调步入正轨。2000年底,交通银行南海支行找上门来,主动要求贷款给志高。而到现在,志高几乎与国内多家商业银行甚至还有几家外资银行都有良好的业务关系,其中的一家银行的贷款授信额度达到6个亿。而李要自己做银行了。
2002年秋,李在一次会议上见到徐滇庆。徐刚一谈到他的民营银行理论,李就大谈他的民营银行之梦,两人一下子就产生共鸣。双方的“出身”本身却很突兀:徐滇庆是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教授、长城金融研究所所长,这个涵盖了国内几乎全部顶尖经济金融学家的研究所致力于为中国民营银行的降生“鼓与呼”。而李兴浩仅在文革时期读过高中,曾一度自认为遭银行家歧视的民营企业家。
当时,徐滇庆所主持的长城金融研究所早已在全国选好点开展民营银行的方案设计与筹建。在广东,所选的两个点一个在深圳,一个在广州,后来发现将民营银行放在广州这样的大城市并非中小民营银行的最佳降生地,便移点佛山,便与李撞个正着。李热情高涨,一次次随徐滇庆等专家到浙江等地考察。2002年11月,志高拿出30万调研基金,供课题组进行调研。
“四大本钱”与大排档
仅有情结是不够的。
李兴浩对本报记者说:“我有四大银行本钱。”此言又将记者说愣。李解释说,他的四大本钱,一是诚信,二是供应商,三是经销商,四是公司员工。
李有时说话有些狂妄,办银行对他来说,几乎是小菜一碟的事情:“哪来的那么多坏账、不良资产,我来做贷款,不敢说没有坏账,至少说基本没有。”有一点胡正富倒可以佐证李的“狂言”:在志高,几年来几乎没有坏账,志高也从来没有拖欠货款的事情发生。
李解释说,空调业实际上是一个劳动密集型、资本密集型的行业,其对资本的需求非常高。现金流量非常庞大。而在这过程中,“四大本钱”的作用就异常重要。
在这“四大本钱”中,员工比较好理解,可以向员工集资。而供货商,志高至今还采用供货后给3个月、4个月之后的支票,这相当于三、四个月的贷款;而经销商,志高也可以做到先付款后发货。但有时候也先发货,后付款。这些都没有问题,关键看谁更需要钱,资金就流向何方。比如销售淡季,正是生产旺季,资金一般由经销商流向志高,而到了销售旺季,志高的资金便流向经销商——将货先铺下去,售后再回款。
据李说,近年来,如此铺货,竟没有一笔坏账,包括出口,也全部按时收回货款,这几乎是奇迹,但李“大言不惭”地说,而能做到这一点,便依靠——诚信。
李兴浩说志高从来不拖欠供应商、经销商的货款:“不是吹,绝对的,远期支票可以像银行的承兑汇票一样,可以在同行之间流通。而且收款单位不具名——这样便于流通。”
据李透露,现在国内的商业银行很多与志高全有业务关系,而且随时可以拿到贷款。“但志高没有一笔推迟还贷,拖欠利息。银行记录非常好。很多银行都愿意贷。”
而对先铺货后收款到时能否完全收回货款,李也有绝招。首先是经销商的选择,三个条件:做志高一年以上,实力强,信誉好。另外,据称李有堪称“歹毒”的绝招,不愿透露自己发明的,很管用。
李自称一年几十个亿的资金就这样在产业链上流来流去,却不发生一笔资金风险,志高居于其中,正相当于一个银行。“把经验移到银行业务,便可以做银行。银行有这么多坏账,不可理解。这说明志高在现金流管理方面比银行有经验。”李兴浩总是那么自信。
李兴浩给银行“把脉”说:“银行出现的问题主要在于,其一,银行的审贷委员会很严格,因为书面材料都是下面的人上报的。其二,材料即使是真实的——但企业的发展潜力,却往往审不出来的。”“作为银行家,首先应该是个企业家,对企业真实运作情况了如指掌。”这就是李兴浩所认为自己作为银行家的优势。
李透露,他也会将给经销商铺货所采用的方法移植于南华银行。
至于南华银行将来的业务,李认为这是一个不足挂齿的话题:南华注册地佛山,中小型民营企业特别多,非常有活力,自然也非常需要银行支持,这正是南华银行业务发展的空间。
而经营方式,李说:“我经营的好比是大排档,其他大银行好比是五星级酒店。五星级酒店有人喜欢,但不可能代替大排档,大排档味道好,价格便宜,差异化服务,所以有生存空间,南华银行照样有做大做好的理由。”
说到这儿,李还是用上了志高的座右铭:“最合适的就是最好的。”
南华等待诞生。

[ 关闭窗口 ]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