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  期  财 富
 草根之下大地的力量
21世纪经济报道  2003-10-11
本报评论 张庭宾
草根没有多少力量,但草根之下的大地力量无穷。
故我们称民营银行为草根银行,尽管至今仍不乏掩耳者:不对,是社区银行而不是民营银行;也有学者固执地认为:银行效率无关所有人。但是谁也无法否认,目前的国有商业银行的体系已经失败了——屡屡剥离,屡屡居高不下的呆坏账——已经成为中国经济腾飞的最致命的隐患。
国有商业银行之失,在于它不是根植于大地之上,决定银行家利益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大地——为社会、民间、市场做出多少贡献赢得应得回报,而来于天上——上级官员的喜怒哀乐。国有商业银行作为市场主体,其所有人天然缺失,使其在市场经济中成为空中楼阁。
空中楼阁式的金融意味着草根银行巨大的生存和发展空间,中国经济的高速神奇增长与中国金融严峻困局的日益背离,正严厉地明证着这一点。试图用上市的方式解决国有商业银行的问题无异头上安头,在空中楼阁之上再建楼阁——只能加速空中楼阁更快不支堕地。
若使空中楼阁不会坠地,两个办法,一是国有商业银行像榕树一样长出须来,扎根于地,长为树干——将现有商业银行民营股份化改造;第二种是让草根银行长出来,长成苗,长成树干——造就新民营银行。
并不是所有的苗都能长成大树,这就需要选苗,选好的季节,给它浇水、施肥、剪枝、嫁接,时不我待,一定要在国有商业银行最终堕地之前让它们具备支撑力。当然,既不能拔苗助长,广种薄收,更不能拖延耽误了春种之期,若因一己之私,一集团之私,一条块之私而断送中国金融命脉,葬送中国经济腾飞,其将成为历史罪人。
草根之下的大地就是中国的市场经济。

草根金融家王钧等级晋升:热衷“社区”冷淡“民营”
本报记者 朱平豆
上海 杭州报道

曾经如是炫目,却黯然消隐。这已是沉隐于两年前往事。
泰隆试图从媒体视野中淡然,却没有一天停止过前行。作为泰隆城市信用社董事长、总经理的王钧两年来显得沉寂,但他终于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对于外界传说两年来泰隆“死去又活来”,王不同意,他认为,无论如何,泰隆都一直在按照自己的轨迹运行,“泰隆一直活得很好”。王钧称,现在泰隆的存款已达30多亿,贷款20多亿,坏账率仅为2%,“自1997年以来,泰隆的存贷款年平均增长率基本保持在30%左右”。
合作制升级股份制
国庆长假,王钧奔忙于上海、杭州。
对目前炙手可热的“民营银行”话题,王钧很冷淡,“为什么要提民营银行呢?泰隆的目标一直很明确,就是做社区银行”。
如此冷漠之下,泰隆正酝酿一个大动作,或许正因对“民营银行”称呼保持距离将结眼前之果,“只等待上面最后的批文了”。届时,泰隆城市信用社将转身改名为“浙江泰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王等待着一次从“股份合作制”到“股份制”的飞跃:注册资本由2750万元(账面总权益4400万元)增加至3亿元;并希望借增资扩股和改组的契机,跨出路桥区进入到台州全市(并觊觎通过收购兼并有限渗透进浙东地区的部分市县)打下基础;金融产品从原来的传统存贷款向一些人民银行允许的中间业务突破。
泰隆的重组原因是围城之困——当地市场已经满足不了其发展需求,在区内深耕细作贷之后,扩大贷款规模首先要有个支点——增加资本金,接下来必然有赖外向扩张——经营网点的增加——以增加存款余额。而网点的增设同样也需要资本金的追加。
然而,原来作为“股份合作制”的城市信用社这样的准银行金融企业制度,已经不利于泰隆筹集更多的资本。而且“股份合作制”的城市信用社的经营范围不能满足客户的正常金融需要。
泰隆的财务顾问胡云耿介绍说,泰隆采取定向私募的方式筹集资本金,但具体的招募对象尚不能透露。不过,目前,作为一家纯粹民有、民营的银行金融机构,泰隆城信社的股东完全由个人和民营经济所有者构成,出资者中,个人投资者29人,占股份总额的21.9%,民营企业共计11家,占78.1%,是纯粹的“股份合作制”。
此次私下募集股本金,其财务顾问负责向经过评审的潜在投资人,发放泰隆的私下募集普通股的信息备忘录。根据国家有关法规和政策,泰隆对私下募集的对象有严格规定,因此,只有从泰隆收到信息备忘录的潜在投资人才有资格参与认购泰隆的股本金。
而胡云耿何许人也?
正本清源贷款为王
胡云耿一直隐匿王钧身后,但关系密切。整个国庆假日,两个几乎一直在一起活动。
这位美国大通曼哈顿银行高级项目执行经理,1997年回国后不久,便与王钧相识,并最终成为泰隆的财务顾问。
作为在跨国银行担任高管多年的他,自信给泰隆带来了世界先进的银行理念,但是,“我从王钧那儿学到的内容却更多”。从胡这位“海龟派”口中,不难听出他对王钧这位土生土长于台州的“土鳖派”由衷的赞赏。
泰隆信用社成立于1993年6月,以7名员工、注册资本100万起家,到1997年,便增资到2750万,王钧持股15%,王钧并非金融专业人士出身。多年前,王钧还是台州的一名公务员,此后下海搞过典当,泰隆能够发展到今日,胡认为,是王作为土生土长于台州的金融家,最大限度地把握住了台州,甚至路桥区的金融需要。“这不是任何一个金融理论家可以想象出来的发展思路。”胡云耿说。
泰隆所在的路桥区是台州3个城区之一,也是最主要的城区,该区2000年人口40万、人均GDP21663元,是全省的1.6倍,全国的3倍。区内民营企业3.5万家,人体经营户3万余户,可谓“无户不商,无巷不贩,无街不市”。而21层的泰隆大厦便坐落于该区一条2000多米的泰隆街。
泰隆便在这样的金融“市场”之地,将信用社定位于专做私营小企业和个体工商——为其提供随时的贷款。人们愿意津津乐道的是泰隆的“贷款模式”:客户经理制、周转率极快的“短平快”金融、客户信用档案系统等等。
可王钧考虑最多的是,作为一家银行,最大的危险是什么?在中国,银行强调最多的是贷款——不良贷款确实是中国四大银行最为棘手的问题。但从本质上讲,银行业更大的风险却来自于存款!
胡云耿对此解释说,吸储越多,带来越大的压力便是存款利息。而为了减轻存利息的压力,便希望越快地将存款贷出,而如此的将贷款作为存款的“附属品”的行为,是银行业务的本末倒置,而这正是坏账产生的始源。
另一个本末倒置是,在路桥、在台州,甚至在整个浙江,民间资本量是巨大的,而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资本需求量也是巨大的。但是,在中国,存款与贷款在区域与对象却是分离的。即大量中小企业或个体工商户的存款从资本金最为活跃的地区被转移到江浙以外的区域,且绝大部分被贷到国有企业,并极可能成为不良资产。
“社区银行”正是的对这不正常现象的正本清源:社区企业和居民将存款存入该银行,希望自己能在需要信贷的时候从该银行贷款。这本来是一个非常浅显的道理,如果银行只是在本社区“搜刮”存款,然后将钱贷放到其他地方,便会伤害当地经济。而在美国等发达国家,为了确保跨区域大银行的社区分支机构能够服务于所在社区,均通过法律保护社区利益,或者强迫跨区域银行在将社区资金“挪用”之前,先满足本社区的信贷需求;或者使用不同的银行基础利率(贴现率等),鼓励本地资金先满足本地企业和居民的信贷要求。
胡云耿说:“在中国,社区银行几乎还是个空白,而这正是泰隆可以在台州发展顺利的关键。”
“移情”中间业务
走进泰隆,很难想象这是一家基本上仅服务于一个区的“信用社”,便也不难理解泰隆为何被业内评价为“效益堪与花旗银行媲美”了。
泰隆无论是在硬件,还是软件上,毫无疑问在台州银行都是“开路先锋”。最近,以电子化服务为基础的“泰隆卡”已经上级批准而铺设开了。即使在泰隆这两年最为困难的时期,王钧也没有停止过对泰隆的建设投资,尤其在信息技术、工具和设备上,投入相当大。“我们在国家对信用社的政策不明朗情况下,股东仍然将大量的现金用于再投入,而不是分发红利,就是要做大做好泰隆。”王钧说。

听泰隆的发展规划,惊叹于王钧早已将银行发展摆脱于存贷款问题的纠缠了,而是更侧于中间业务的发展。而这一规划却是成文于4年前的2000年。泰隆卡正是这中间业务之一种。
王钧对泰隆“社区银行”的定义核心为“真正为企业客户和社区居民提供多功能金融服务解决方案的本地化商业银行”。从传统的储蓄贷款服务做起,逐步成为具有服务于社区客户的、多功能金融解决方案提供者;并将从区域性社区银行做起,逐步成为跨地域的中小金融产品“集成商”。
在泰隆的″主要经营业务″将包括流动资金贷款、债券投资、银行承兑汇票贴现业务、中长期项目贷款业务、楼宇按揭贷款业务、银团贷款、拆放同业和存放同业业务、存款业务、同业拆入和同业存放业务、银行卡业务、汇兑业务、结算业务、保管箱业务、表外业务等。从中不难看出,作为存、贷款的中间服务,将成为泰隆将来极为重要的部分。
胡介绍说,在美国等发达国家,银行的中间业务量业务量占到整个业务的60~70%,而不是来自存贷。但在中国,中间业务所占比例还不到10%。在中国,以社区服务为主体的银行业务的发展空间太大了。
由于政策限制,泰隆的一些并不能直接开展,比如债券投资,目前,泰隆正通过与其他银行联合的方式进行操作,比如以委托理财的形式开展国债业务。
泰隆不经意间已经走得很远。但王钧却认为,泰隆只是按银行业务的基本功能与当地的市场需求而做一家金融企业。“在中国,只要是真心做银行的,真正懂银行的,没有可能做不好银行。”而这一切并不在意国有银行,还是民营银行。
然而,王钧也感叹于作为落草于“草根银行”在中国的艰难。两年前的发端于泰隆的浙江“民营银行”挤兑案,无论是泰隆经营本身或是事发诱因,泰隆均丝毫没有责任,但事件还是发生了。这根源于民众认为民营银行与国有银行不一样,没有政府作为信用保证而存在风险。
事实上,泰隆银行的存在,与当地政府的支持分不开的。当年的挤兑案的平息,便是当地政府支持的结果。而在更多的时间,“政府不支持的话,泰隆早就被关掉了。”但是,泰隆这样的民营银行的存在,是对国有银行或国有控股银行的行业垄断的一种威胁。
而另一方面,作为社区的一部分,政府机构也应该是社区银行服务的对象。但是,在财政方面有明令,不允许将钱存在信用社,既不允许存,又何来贷款之理由?所以,起码在台州,政府也有部分钱存于泰隆这样的“信用社”,同时,政府也可以在信用社获得贷款。
在等待泰隆从合作制走向股价制的日子里,王钧给泰隆画了像:真正客户服务导向型;个人金融与企业金融的完美结合;现金流金融服务的设计;(短期、流动)资金市场的融通者;“商贸+生产基地”融资。“这是典型的浙江模式。”王钧说,希望泰隆将成为中国银行社区化的典范,他解释说,在美国等国家,任何一个跨国银行,都是社区化典范。

 

[ 关闭窗口 ]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